“韧性”——翱翔员最应关注的技能

一、什么是“韧性”?

多年以来,国际民航业对飞行员在“危险管理”及“压力管理”等方面进行了持续的训练与研究,2016年,EASA(欧洲航空保险局)在其法规条款GM5ORO.FC.115以及AMC1ORO.FC.115(f)(3)中针对CRM(机组资源管理)培训又首次提出了对翱翔员“Resilience”才干开发的具体恳求。就飞行员而言,“Resilience”可能是他们在日常航班运行过程中为应答突发特情所最需要关注的一项技能。

“Resilience”一词在牛津高阶英汉双解词典中被定义如下两层含意:①人或物在遭受诸如冲击、侵害等令人不安的觉得后迅速恢复良好状态的能力。即“适应力”或称为“韧性”。②物质或物体弹回形状的能力;即:“弹性”,如“尼龙存在出色的耐磨性和回弹力”。

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心理学家在与一些有心理妨碍成员的家庭打交道的过程中创造,只管同一家庭中的兄弟姐妹成擅长相同生活背景,但兄弟姐妹的成长能力却又有所不同。比喻其中一个兄弟姐妹会遵照其父母的生活及举动模式成长,然而另一个则可能会以其它方式攻破这种模式并发现出更好的生活,这种浮现在同级兄弟姊妹中的变化被心理学家们称为“适应性或韧性”。

“韧性”是一种压力下还原和成长的心理机制,指人类个体面对丧失、艰难或者逆境时的有效应对和适应。“韧性”不仅象征着个体能够在重大创伤或应激之后快速恢复最初状况,还意味着在压力要挟下可以刚强久长、坚忍不拔。“韧性”更强调个体在挫折后能够成长和新生。

就飞行员技能而言,“韧性”更多地体现为:“成功应对高水平挑战和变化并在压力或创伤事件后反弹的能力。”

二、“韧性”的作用

大量的案例表明,“韧性”使人类个体在黑天鹅来常设(逆境中)表示的比他们假想中的要更好。

比如哈德逊河紧迫切降事件表明,只管存在巨大的时光以及高负荷压力,并且机组所执行的SOP程序和QRH(快捷检查单)与实际情形有所不同,然而面对飞机双发生效这一突发事件,萨利机长及其机组人员彰显了极强的应变能力,终极以镇定有序的“韧性”处理能力胜利挽救了机上所有职员的生命安全。

2018年5月14日,四川航空3U8633航班以800公里时速在近万米高空飞行时因驾驶舱挡风玻璃突然爆裂脱落,副驾驶半身被霎时吸出窗外,急巨变化的压力不仅对机舱内人员耳膜造成巨大伤害,而且近-40℃的低温也对飞行员的身体造成冻伤。在驾驶舱仪表盘被掀开、噪音、无线电失灵而只能依靠目视飞行操作的恶劣环境下,机长刘传健组织机组克服低温、低压、大批仪表失灵等困难因素的不利影响,以顽强的“韧性”将机组人为因素的作用发挥极致,带领全机128人最终保险返航,从而被认为发明出世界航空史中的“史诗级壮举”。

萨利机长与刘传建机长均是以军队退役飞翔员的身份加入民航而执飞商业客机的,军队飞行员是为应答高危险高强度的空中战时需要而来,对其招飞、体检(含身体及心理方面)及政审等方面的请求较高,部队对飞行员成长过程中所投入的练习不计成本与代价,往往需经过近70%的高淘汰率才使得一名飞行学生真正成为一名合格的军队飞行员。萨利机长与刘传建机长在经历上述筛选与磨难而最终成为一名优良的空军飞行员后,应该讲其“韧性”才能较强,在心理素质、体能抗压与特情处置等方面更为全面。

现今每天有近十万架次的民航飞机满载着旅客及货物平安顺畅地运行于世界各地,同以往比较,民航安全指标的大幅提升除了受益于新技巧应用以及飞机坚固性因素的晋升外,飞行机组人员“韧性”能力的提升也在其中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回忆从前多少十年来国际航空业的发展,尽管各种逆境、挑战和变化给民航业带来了些许的阴影,然而从发展的眼光还是不争脸出,一代又一代的民航飞行员经由一直的代际传承与磨难,逐渐表现出了很强的适应力:无论是在职业理念、个人习惯、工作作风、体能技巧等以各种形式阅历着各种变化和挑衅,并不断适应着身边的环境与世界(即使很多人以捐躯家庭的团聚为代价)。

三、“韧性”的产生进程

人类在面对突发状态时的不良反应个别表现为以下3种:

1、愤怒情绪的暴发。

2、对颠覆性变更感到沮丧而消极应对。

3、被负面情绪淹没,变得麻木,无奈做出反应。

从大脑的角度来分析,上述不良反映可能与“战斗、逃跑或僵化”等压力反响相关。一般而言,受压力影响的三个主要脑区辨别是杏仁核、前额叶皮层和海马体,它们是记忆、实行功能和治理情绪的中枢。

在人类漫长的进化过程中一个重要的本能反应被保存在我们的基因中(Fight,Flight or Freeze Response简称3F反应或躲避反应),当人在遇到危险时(如前方路上有条蛇,一个不意识的又高又大的动物)3F反应会刹那启动,通过一系列的神经反应与激素分泌(如肾上腺素),让我们有更高的警惕性和察觉能力,同时暴发出更多的力气去对抗、逃跑或因害怕而被吓呆僵住。

这套警报系统重要由大脑的杏仁核调控,这一本能系统旨在识别危险,使咱们的身体做出反应。然而该预警系统有时会发生故障而导致错误警报的发送,当它畸形工作时,它会在真正危险来临时发送信号,而如果过于警戒、担忧跟恐惧,则会导致在判断和决断时因负面感情的影响而偏离理性。

前额叶皮层负责控制大多数认知的过程,以保障复杂行动被有序、适度履行,在“韧性”较差的群体中我们可以看到,由于神经反应与激素分泌坚持更长时间的活动而引起持续威胁的错觉,从而关闭了理性大脑及前额叶皮层。在“韧性”较强的群体中我们诚然看到的是雷同的激素释放,然而当威胁消失时这些激素会随之消失的更快,这象征着个体可以更快地开放前额叶皮层,从而更容易地促使个体理性解决问题使“韧性”得到踊跃反弹。

海马体在咱们的感性思考,记忆和解决问题中施展着作用,它有助于抑制与惧怕和恼怒相干的杏仁核劫持,耶鲁大学医学院曾对高“韧性”和低“韧性”人的大脑进行了一项研究,成果显示,高“韧性”人的大脑更轻易发生物理变化使海马体扩展。

除此之外,研究表明,高“韧性”人好像更善于利用多巴胺(一种与大脑褒奖体系有关的激素)来更好地抵抗压力。

四、如何增强“韧性”

1、信心。坚信自己有能力取得踊跃结果,可以犯错并坚定不移地学习。

2、社会支持。建立和应用良好的社会关系,以便寻求更多支撑并帮助。

3、适应性。对变化的条件、情况和新思保持开放态度,可能理解自身失败的起因,并进行反思并做出相应的变化。

4、有目的性。知道什么对本人更重要,同时个体对自我目标和价值观有强烈的感知。

此外,飞行员还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进一步加强本身的“韧性”:

1、冥想。一天只有10分钟,可能会对自身的大脑产生影响,从而导致海马体增大。

2、锤炼。锻炼不仅可能缓解压力,还能够修复压力带来的损害,有利于学习、记忆跟情感操纵,其中最有效的方法是进行有氧运动以使心跳加快。哥伦比亚大学的一项研讨表明,单独的身材调节有时并不一定能带来相同的成果,个体须要加快脉搏的跳动才华使海马体受益。

五、总结

2015年德国之翼4U9525航班客机在法国阿尔卑斯山坠毁后,国际航空界曾对美国和欧洲地区的近2000名飞行员发展了一项心理健康考察,在全部被调查的飞行员群体中约12.6%的飞行员个体处于临床抑郁症的门槛。这项考察的结果似乎出乎人们的预感,事实上,飞行员与个别大众并不什么不同,他们与许良多多的普通人一样时时面对着来自生活中的各种压力,而精良的飞行员往往会凭借较高的“韧性”表现出很强的适应力去迎接各种变革和挑战,并始终适应身边的环境与世界。

在飞行员的日常生涯中,“疲劳”因素也影响着他们的大脑海马体变化,与慢性应激一样,长期的疲劳会导致个体海马体萎缩以及杏仁体活动适度,从而使飞行员自身应激反应能力降落。行业管理者因而也应该思考:无论是长途跨时区飞行仍是短途频繁起降,无论是持续飞越俄罗斯及欧亚大陆或超越太平洋(601099,股吧),还是在国内航班上连续飞行6-8个航段,管理者是否都应当“可以给飞行员供应更为适当的工作环境以保持住他们应有的突发应变能力?在设定飞行员绩效考核的要求时,是否在满足规章要求的基础上能增添更多的人文关怀与考量”?

总之,当面对突发情况或面临逆境险情时,在准确断定、解决问题以及决定履行的过程中,具备高“韧性”绝对是一项受益匪浅的个人能力和人力资产。对一名终年坚守在驾驶舱中且任务在肩的飞行员而言,“韧性”-----是其所最应关注并致力提升的一项能力。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octetmatrix.com/a/qiyeshehuizeren/20200106/1.html